忍者ブログ
饶了我吧大魔王T vT 我真的什么都爱不动啦≧︿≦
<-  29  12  11  10  31  7  6  33  32  5  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众所周知《间之楔》中的社会背景Amoi是一个由主控电脑Jupiter统治的强迫性社会,生活在那里的人被以发色分为三六九等:金、银(Blondie)、绿、红、黑(游民)。这与一直宣扬雅利安人优越论的希特勒的观点不谋而合(雅利安人是春金发碧眼的高等人种)。尔后一切宗教、暴力、集权、爱情、欲望及性倒错等等全部都衍生于这一背景之下。
 
 《间》中的人物形象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身体的健美,纤细又不失刚毅的美型,让人有“力量”与“美”的双重感受。视像中这些美的身体如此嚣张而自信,尤其是Blondie,在一种力量的展示中体现出优越感与傲慢。而这种身体的礼赞,正好应合了纳粹的身体美学观玉种族主义美学。
 
 Amoi的形成,是因为科技的过度发达,产生了凌驾于人类智慧之上的主控电脑。同样,纳粹的形成也是因为过度发展。改革后的德意志在四十年间取得了英法等国两百年取得的成果,缺乏传统制约的德国开始恐慌。没有思想凝聚的德意志民族,于是接受了具有凝聚作用的一种新观念——血缘种族观。
 
人类制造的电脑制造了完美人种,并通过这些完美人种来实行普遍性的极权主义。进化?进化的标志并非有用性的扩大,这并不是在生物意义上的从植物到动物的梯级、在精神上以一个种族和文化内部技术智能的发展为进化标志。就如同十九世纪晚期的德国建立的作为纳粹意识形态的、同时将自然人文化和人文自然化的认识模式:“社会——血缘和种族基础。”
 
《间》中的极端种族制度是不步走向悲剧结局的高峰和亦真亦幻的虚唱。它贯穿始终。在一切为人物服务的背景设定中,只有它最为有自主性。因为它渗入了所为之服务的人物的骨髓。同样的,因为反犹的历史传统深入,纳粹时代的整个德意志民族采取了种族屠杀。
 
到底Amoi或者纳粹的形成,是目的(意志)还是结构(功能)呢?这两个观点是德国史学界在1986年(耶!俺出生的那一年耶)那场历史论争中形成的关于纳粹犯罪成因的两派不同观点。“结构派”总的来说是着眼于社会结构对个人的影响;而“目的派”却是简单又彻底的基于个人意志的。俺个人认为,可能是“目的”居多吧!俺的理解是:Amoi与纳粹惊人的相似!同的发达、富裕且思想深刻,宗教与尘世的统治势力界限混淆不清甚至融为一体;同时失去了各自的一些权威:纳粹失去形而上学,Amoi失去人本意识;纳粹失去历史,Amoi不曾拥有历史;纳粹的理性被疯狂所取代,Amoi的理性难抵欲望的侵蚀。精神束缚与个人力量得到空前的解放,唯一能控制社会的便只有政治权威了。“种族”这种独特的思想政治状态是纳粹和Jupiter在某种精神层面上的演变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广泛的意识形态怀疑的产物。从“下层”角度来看,纳粹时期德意志专业历史学家、社会科学家和普通民众在历史意识上落差;而Amoi中,Blondie及以下各等级对于“意识”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法西斯美学的一个本质特征是空洞、高亢与不容分说的感情裹挟。Amoi的代表IASON常常是一种不及思索的顷刻之间的卷入。《间》的影像确确实实有这样一种魔力使人进入一种迷狂状态,不由得接受来自屏幕的洗脑。阐释着“权力意识”与“超人意识”的意识形态观念,充斥着“征服”的字眼。人无从展示自己的感情与观念,人的主体性变得非常单一。这种对于“美”的追求如果不是冷酷的至少是自我中心的。
…………
 

群体不是自然形成或天赋的实体,而是被建构制造、甚至在某些情况中是被捏造出来的客体,这个客体背后是一段奋斗与征服的历史。Amoi和纳粹都充满变异激情的群体。于是那些全身心投入自我意识,不愿意接受简单的处方、现成的陈词滥调,或迎合讨好、与人方便地肯定权势者或者传统者的说法或做法,特立独行充满抗拒意识,不屈服于任何“集体激情主义”的人,是不对任何人负责的坚定独立的灵魂。异常的耀眼。在和平的表面下引起骚动。也许Jupiter或纳粹可以造就和平,用血腥暴力来减少血腥暴力。但是它们无法处理制造暴力的历史结构和心理,以及被过去扭曲了的痛楚,暴力还是会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如极端种族主义为了强化内部“团结”而进行粗暴管理。强迫性社会把种族价值观强加于人的结果,同时,极端的权利和暴力的行使,是通过建造和寻找非我族类的异物而进行的。Amoi中大部分暴力是与性、性别、种族各宗教相关,因为他们有明显的“异”特质。施暴者必然给予被施暴者痛苦,同时又带来足以麻醉的疯狂激情。但是又不具有一套强健的消化系统,从而成为腐蚀精神的毒素。于是有了RIKI那样的“流亡者”,可是他在社会和道德生活中有“不具资格之处”。他强调个体性,却有着与IASON一样的个人主义倾斜。他与IASON超越一切社会关系之上,没有任何真正的道德承担,过着习以为常的秩序之外的生活。有一些人对神圣的事物具有非比寻常的敏感,对于他们的宇宙的本质,对于掌理他们社会的规范具有非凡的反省力。比周遭的寻常伙伴更探寻、更企求不限于日常生活当下的具体情境,希望经常接触到更广泛,在时空上更具久远意义的象征。IASON很明显属于这种。他们为彼此痛苦,这种痛苦抢夺了个体痛苦的经验,并将其抽象化为政治宗教下的集体的痛苦和仇恨,从而造就了更多的暴力。而这种痛无法分享。可以从对方身体上找到具体的痛处,但在自己身体的同一个地方却不存在着同样的痛,难以真正感觉到对方的痛。痛苦不能直接分享与翻译,而且,心理上的痛楚,即使当事者也难以言明,因为这种同本身是一个幻象。然而通过痛做中介 ,却可以成为相互解构的利刃(不行了……一想到他们俩就郁闷非常- -||)
 
或许俺应该意识到,Amoi以差异作为借口使内在不公合理化,甚至拒绝沟通,而要化解它,不是要对差异同质化,也不是要对他者敬而远之,而是要对:“异”的建构追根朔源,从一个自我怜视和反思的角度去了解自己对差异异质的恐惧和欲望——自我对异质的排斥与厌弃。不能在既有的等级秩序下去寻找平等的位置,而是要检视和确立差异,形成对抗性的另类的价值体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光陰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 | /
(03/10)
無題(返信済)
(02/20)
無題(返信済)
(02/20)
無題(返信済)
(02/06)
(02/05)
無題(返信済)
(02/05)
無題(返信済)
(01/30)
無題(返信済)
(01/28)
無題(返信済)
(01/27)
無題(返信済)
(01/27)
爪印統計
被遺忘的LU
メロメロパーク
M
小祖宗!
柯蕾特 桃乐斯 桃小八 伊库 金持 桃当当 桃翠翠 桃念念 桃恋恋 欢喜 止水? 不化 尽欢 那谁谁 那谁呗 天青 屁屁 没想好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