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饶了我吧大魔王T vT 我真的什么都爱不动啦≧︿≦
<-  6  33  32  5  4  8  9  3  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除了那种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少女漫画之外,似乎都喜欢以悲剧作为结尾,或者穿插几段高潮式的死亡(个人认为所谓的人物人气投票是为了让作者更好确定要对谁开刀呢)。心痛的次数多了,就不想看到让自己心动的配角。因为他们的生命实在是太没有保障了,哪一天人气高起来了,没准就让作者为赚读者眼泪给咔嚓了。要喜欢,又不想心痛的话,最好还是选择那些只在角落中闪现一个背影,最多一两句台词的匪兵甲路人乙之类的(不能是拿来给主角们练功或者彰显魔头的残暴的家伙!)...就算死了也不知道,眼不见心净。
 
   对于漫龄不长的俺来说,最早接触的让俺刻骨铭心的作品是抢钱姐妹组的成名作——《圣传》(尽管不是CLAMP的饭丝,可是这套作品对于俺的影响太大了,在当时甚至有点改变俺的取值倾向。至今还能背出九曜的那段预言:
 
六星陨落,其为背天之暗星。
汝,须自立于命运之先端,遵照灭绝种族之指示,
汝,须与稚儿一同前往。
那稚儿虽善恶未定,却将扭转天界之命运。
六星汇集为取天之极。
然黑暗之中,有人翩然而降。
此人能将星之轨道运于掌上,同时操纵暗星与天星。
然于吾之[星宿]中,亦无法识别此人。
汝所孕育之红莲火焰,将烧尽一切邪恶。
六星终将压倒众生,无人能阻。
然后,汝等将成灭天之[破]。)
 
   那时才小学五年级。仍然可以称得上天真无邪的俺对着其中一摞摞的衰哥霉女是激动激动再激动。思想单纯的俺对于书中起初的泾渭分明的正邪自然也是坚定不移的拥护。可是,情节忽然峰回路转,原先的正反派似乎被彻底颠覆,角色在几乎在一瞬间全灭,让俺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不,是出离了悲伤,几乎是崩溃了。那几段情节俺反复看了好几次才算明白,才算有时间为乾达婆王掬上一把热泪。这给了当时沉浸在王子公主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俺以晴天霹雳的震撼:原来故事也可以这样写啊!(虽然此后过了很久才弄清楚帝释天&阿修罗王、乾达婆王&苏摩、夜叉&阿修罗等等之间@#$%&*的关系。)俺可是真真体会到什么叫草菅人命了。
 
   后来就没怎么看过她们的作品了,稍微看了一下《TB》,北都一死就扔在一边了。最近的那个(好像不能说最近了- -||但是俺的确是最近看的)《X》,为着做成动漫达人的崇高志愿,买了,看了——感觉:干脆来个死亡率100%全灭创造一个动漫史上的奇迹算了...(总觉得把她们的作品也算上悲剧是抬举了...总觉得她们不过是刻意地绘制虚假且廉价的悲伤的图景,鼓吹那些浮浅的悲观主义罢了)。
………………
 
 

     开始是因为帮人家看一漫画店的时候,听着老板和他的朋友们分为帝国派同盟派的争论而对《银英》产生了兴趣。那史诗般的浩瀚也的确使俺欲罢不能。可是俺最终没有勇气看完。俺说:英雄人物不会轻易死去,即使是非死不可的时候,也必须要用更大的胜利场面去冲淡它的悲剧气氛。可是,为了保证吉尔菲艾斯和莱茵哈特之间的完美友谊干掉了吉尔菲艾斯;为了验证英雄也会死于暗杀这个理论拿杨威利做了牺牲品;因为难以想象莱茵哈特年老时的样子而杀掉莱茵哈特……似乎除了尤里安、波布兰和安妮罗杰,每一个有名字的人都呜呼哀哉了。看着杨无力地坐着的身影,看着那汩汩溢出的血红,听着他最后的那段独白,俺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哭得稀里哗啦的俺略微了解到后面的剧情,就再也没有翻开它的勇气了。俺自我安慰:英雄的死不能引起恐惧效果,而是以道德价值的认识来取代生命本体价值的认识。那不是真正的悲剧,尽管遭受了折磨、迫害、甚至是牺牲,可是他们所追求的精神价值和所要实现的历史要求并没有毁灭。英雄人物追求的价值和信仰通过他的受苦受难得到了高度的发扬。主人公虽然是毁灭了,但是在观众身上产生的效果却激起了对于它的遵奉和对价值更加紧定的追求。

    唉...说得好听。俺哪有那么高的觉悟?不由得同意起田中芳树不过是二三流畅销小说作家(纯粹私愤,各位田中的饭丝表扁俺啊)的观点了。

 
   还有一部没有多少亮色的无望的彻头彻尾的悲剧——《剑风传奇》(不过俺还是喜欢《烙印战士》这个译名啦)。
 
   当时先看的动画,满眼只有血腥和杀戮,刀光剑影混杂着惨叫、悲鸣、哀号——几乎就要标榜着生人勿近了。可是26话对于这么一部鸿篇巨制来说太短暂了。鼓起好大的勇气拿起漫画(托俺家祖父母两代人都是医生的福,本人有那么一点恋尸癖)。嗯...在此之前,俺看过最血腥的也不过是《无限之住人》呢,可是《无限》只是纯粹的血腥罢了(哼哼...对于没事就上离家百十米的太平间晃悠、自小就在急诊室摸爬滚打的俺来说,血腥算什么?)关键在于《剑》中充斥着满篇满幅的绝望。
 
   他们之中谁都没拥有或者曾经拥有过幸福;谁都可以活得很悲情;谁因为承受不了现实而倒下都是很正常。他们实在是活在一个非人的世界里(的确也没有几个啊)。
 
   开始还是有一丝亮色的,直到格里菲斯居然糊涂到(或者说是天真?)去虏获公主以求未来国君之位,结果被捕。俺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完了。果然...一代美男(有多少mm是因为他才会去看《剑》?)陨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魔鬼——神之手。看到鹰之团的覆灭,俺有种焚书的冲动;再往下看,俺就只有向它磕头的分了...555...(天!不看是绝对无法体会那种极度压抑的心情啊啊啊啊...抓狂ing)。津实在是最有资格顶着那张不用蒙丝袜、不用戴面具就可以抢银行的万年扑克脸...特别是一想起那句在蓝天白云下那个银发美少年微笑着说出的:我要你,成为我的人吧。555...压抑啊!!!
 
   唯一,支持俺看下去的是记不得哪一幕里,津赶去救卡思嘉,两人被敌人重重围困,于是背靠背以剑御敌。当时有一段津的内心独白,其中有一句话(原文记不太清了):能够像这样背靠着背战斗的女人,就只有她了。那时俺想:三浦这个冷血无情的家伙居然能让津说出(想出?)这么温柔的台词来,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好结果吧?尽管现在剧情与俺的设想相差十万八千里,俺还是坚持王子与公主最终会幸福美满的生活着的纯真理念!
 
   有一些整体上是大团圆但是故事中有几个俺一直认为能活到最后却还是在接近尾声时为了白痴主角壮烈牺牲的可怜虫。这之所以成为悲剧除了那角色俺非常喜欢之外,还要主角够白痴!比如《烈火之炎》(表说它白烂哦~~~)里那位Joker(唉唉...俺就是喜欢有神秘感的角色啊)。这个重力的操纵者最终还是消逝在他最为擅长的重力结界中...(555...俺连他的模样都没有瞧清楚过啊...那么一片黑乎乎的跨页就把他交待了...俺翻过去好几页才惊觉伊人原来香销玉陨了)。
 
   海明威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故事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只有死亡是最好的结尾。事实上在虚构写作中,死亡确实是一个非常便当的经常被使用的结尾方式。可是它毕竟是极端的,有些作品就很明显是为了赚销量或者是敷衍而把死亡作为结尾的。但是俺认为这和读者们的心态是不无关联的。在观赏悲剧的时候,扪心自问:现在心中产生的激荡是人性的还是嗜血的;是不是一种嗜血的野蛮行为呢?如果没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恶意的快感的话,还会有这么多悲剧涌现吗?美好的有价值的东西遭到毁灭,它给人的感受应该是极具震撼的,所以,因为震撼吗?
 
 俺嘛...还是喜欢大团圆啊...俺就是一俗人呵...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SUBJECT NAME
URL MAIL
PASSWORD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PREV  HOME  NEXT
光陰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踩\ | /
(03/10)
無題(返信済)
(02/20)
無題(返信済)
(02/20)
無題(返信済)
(02/06)
(02/05)
無題(返信済)
(02/05)
無題(返信済)
(01/30)
無題(返信済)
(01/28)
無題(返信済)
(01/27)
無題(返信済)
(01/27)
爪印統計
被遺忘的LU
メロメロパーク
M
小祖宗!
柯蕾特 桃乐斯 桃小八 伊库 金持 桃当当 桃翠翠 桃念念 桃恋恋 欢喜 止水? 不化 尽欢 那谁谁 那谁呗 天青 屁屁 没想好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 [PR]